武汉生活:只因一个人,在乎一座城

博主:adminadmin 1个月前 ( 10-21 ) 36 0条评论

只因一个人,在乎一个城市。

57814e5b-e20d-eb11-8da9-e4434bdf6706.png

身为一位出生于斯、长于斯、工作于斯的西北地区性人士,我和武汉没有多少交往。但是在19年高考之后,我们家和她有了联系。孩子报名参加高考,选择了四个地方,上海,南京,杭州,武汉。几经波折,武汉。如儿子所说,上大学,选择一个喜欢的城市,也是一样。假如说,大学是灵魂,那么,大学所在的城市就是滋养灵魂的血液。

以前,对武汉的所有印象都来自于课本和网络。这是辛亥革命的起点,也是楚文化的发祥地,也是经济地理上被称为“九省通衢”的地方,只有到了这里,才能直观地展现在我们面前。

九月份武汉的气候和兰州差不多,高温已经过去,下高速时,学校安排的迎新车辆早已等候,隔着车窗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和车辆,感觉像其他现代城市一样,车水马龙,感觉不到什么特别。

开车半小时,就到了光谷,浓浓的现代气息扑面而来。然后,来到儿子的学校,地大。地门上立着一块石碑,上面写着温总理的八个大字:“艰苦朴素,求真务实。”地大是个折中的选择,位于武汉,师范系的儿子医学部不感冒,只能靠他。

就我所知,上大学只是一种经验。生长是自己的事情,与别人无关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,很难说这个选择是对还是错。地大的迎新标语很有个性:“我在地大等着你,到第四纪了!”这对夫妇互相欣赏。

接着是安顿儿子的住宿,宿舍是四人间,上床下桌,有空调,还有浴室,独卫。比起高中时,他好得多,还算满意。晚餐吃有武汉特色的几道小菜,加上一小碗面,味道和兰州不一样,偏淡,偏鲜。

但情绪并不好,因为离别即将到来,这孩子从小到大,从未离开过我们。当然,有一种爱叫做放手,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。而儿子却在很短的时间内和同宿舍的三个小家伙过得很好。青年人的世界就是这样,我们很开心,也很悲伤。

那些日子,我把我的心事留给了空间:一个人,在乎一座城市。在未来的四年里,我知道,武汉一定是我最想去、最想去的地方。回想起三毛的那句话:“我已经懂得了爱,我的爱有多深,我的牵挂与不舍便有多长。”

黄鹤远去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

由于时间和心情,来到武汉后,唯一去过的景点是黄鹤楼。长江南岸,黄鹤楼高耸于蛇山之上。盘旋于蛇山之间,游人如织。

沿途经过的“李白搁笔处”,我忍不住莞尔,以李白的心性,那有什么是他不敢写的。在这种形胜之地,他不写,也不写李白。果不其然,李白还是写道:“孤帆远影碧空尽,惟见长江天际流”,情景千年不变。

踏入黄鹤楼,我才知道,不同朝代的黄鹤楼是不同的,我们看到的黄鹤楼已经不是崔颢的黄鹤楼了。黄鹤楼建于三国时期,后来几经战火,屡建屡毁,我所见过的这座黄鹤楼竟建于1985年,并没有建在旧址上,黄鹤楼的旧址就是登上新楼看到武汉长江大桥武昌引桥的地方,这让我多少有些失望。时间就是这样的东西,在时间面前,不会有永远的东西。

有两个著名的传说说黄鹤楼。首先,这地方原来是个旅馆,掌柜辛氏,为感谢辛掌柜千杯之恩,一位道士在壁上用橘皮画了一只鹤,颜色黄色,并告诉他,需要时,黄鹤可以下来跳舞助兴。从那以后辛掌柜的饭店客人众多,生意兴隆。时光飞逝,十年磨一剑,道士复来,吹笛作乐,黄鹤下山,道士跨上黄鹤直上云天。为了纪念这位仙人,辛掌柜在它的地窖里起了名“黄鹤楼”。

进入新建成的黄鹤楼,壁上挂着一幅巨大的“白云黄鹤”壁画,两边的柱子上挂着一幅楹联,联曰:“爽气西来,云雾摇曳天地摇曳;大江东去,浪涛洗净古今愁。”

另一则传说是《八仙传》中的吕祖“五月二十日登黄鹤楼,午时升天”。所以留仙迹吧。”从那时起,黄鹤楼就成了道教的名山圣地,成为信徒传道、修行、教化的场所。

不管是黄鹤仙人还是吕洞宾,在我看来,他们都是楚地极具浪漫色彩的存在。北方厚重,南方飘逸,中国文化相得益彰,相互映衬,永远散发各自独特的魅力。他说:“我喜欢孔孟,也喜欢屈原,他们是民族文化中最具生命力的个体。

第二层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两幅壁画,第一幅是“筑城孙权”,那才是真正开始的黄鹤楼。另外一个是“周瑜设宴”,小时候看三国连环画,孙权赔了夫人又折兵,让我忍俊不禁。现在到了故事发生的地方,却只觉千年江山,英雄无处寻,孙仲谋处。吴宫花草埋幽径,晋代衣冠楚楚,人生梦一场,心中感慨万千,说不出话来。

自第三层开始,无数名流的画像一一呈现,李白、崔颢、白居易、陆游,以及他们吟咏黄鹤楼的诗句,耳熟能详,却身临其境,有如在书中读到的一样。

由于顶楼维修,所以没能登上顶楼,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。来到第四层,眼前武汉三镇的壮丽便令人叹为观止。那一年,睛川历历在目,芳草萋萋,只见万里长江横亘,浩浩荡荡,一桥高悬南北,鳞次栉比的高楼挡住了古风,挡住了昔日烟云。时间匆匆,千年一遇,兴亡只弹指,透过书本的历史,一切就像是昨天一样,恍惚间,人世间风云变幻。

黄鹤楼公园是国家5A级景区,名副其实。绿树丛生,流水潺潺,江南名胜。觉得,武汉在江南少了杭州的温柔,多了几分特有的刚劲。我站在岳飞塑像前。

曾经数次踏进杭州西湖,有一次从旅馆午夜到西湖去看夜景,到了第一个景点竟然是风波亭。大家都说江南柔美,其实江南的血脉也实在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是南方文化的一个特点。

岳飞在此兴师北伐,南宋时驻守武汉八年。从此以后,一个民族的呐喊与抗争彪炳千秋,《还我河山》的誓言犹犹铮铮在目,民族的精魂依然永存。只是我有些感慨,失去一个英雄,整个民族都有可能因此迷失,肉食主义者的小算盘最终成了天下人的清白,令人叹为观止。

回程,黄鹤楼渐远,历史尘埃渐远,武汉仍在脚下,天下熙熙。一缕当世红尘,多少让人略感失落。经光谷广场,雄伟壮观、朝气蓬勃的武汉,民族复兴的脚步被这样一个城市所引领,无可替代,我想,这是她的命运,也是她的荣耀。

天空中的九头鸟,大地上的湖北佬。

武汉的美食有面条、豆皮、油焖虾仁等,但我不习惯。北部人到南部去,口味很难把握。北国人民喝碗酒,大块吃肉,而南方人讲究品茶,一杯茶可以品饮到地老天荒的极致。这些都是我学不会的,似乎没有办法协调。

到了兰州,我觉得吃碗牛大饭是最好的选择,价格也非常亲民。待了几天,我已不适应武汉的口味,早餐吃馄饨有点勉强,到底是想兰州的牛大,于是特意去找兰州老乡开的牛肉面店。

事实上,除了兰州,在其他城市吃一碗地道的牛肉面是一种更奢侈的享受。到离饭店很远的地方,找了一个兰州拉面,一问就是不是兰州人开的,会吃吧。吃饭的时候和老板聊天,老板是青海人,来这里开餐馆已经有二十多年了。他说生意还不错,一看就知道我们是兰州人,而且猜得出来我们是送孩子上学的家长。商人们走南闯北,眼里的劲儿还是很让人羡慕的。

我说差不多也就是西北的老乡吧,你觉得武汉这个地方怎么样?老板娘说,这地方交通发达,人多比较富裕,观念很开放,经济活力很强,这地方,挣点钱不难。武汉人敬业,肯吃苦,但也有“鬼魂”。”鬼魂?老板解释说:“天高皇帝远,地低皇帝远”,我一脸茫然,老板这句老话就是这么说的,武汉人从古到今都是鬼精。

尤其是在意外发生时可是,想到这里,我释然了。第一,武汉人,自身的这种定位有点问题,谁是武汉人?特别是今天,拥有一千四百多万常住人口,其中大学生超过两百万,流动人口也有五百万,武汉是一个高度开放的城市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为某一地区的人贴上特定的标签,本身就经不起推敲。第二,去上海的时候还听说过上海人的特精。精明,这个定义好不好?


The End

发布于:2020-10-21,除非注明,否则均为武汉桑拿-武汉夜生活网-武汉夜网论坛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